个人信息黑产链②|分类标价,定位别人手机号_主页
个人信息黑产链②|分类标价,定位别人手机号
更新时间:2019-01-11
 

澎湃新闻发现,在多起犯罪嫌疑人倒卖信息的案件中,起售信息数量至少以十万条为单位,每条信息的单价最低为0.01元/条,最高则为2到5元/条。

比起崔文虎,在天津市跟平区公民法院2018年的一起裁决中,被告人陈小龙贩卖的信息数目更大,其单价也相对更低。

在这些以个人信息作为新的“商业资源”的案例中,一条个人信息的价钱会因其来源、品类跟转手次数等多种因素而相差迥异。价格最低的单价仅1分钱,而卖价最高的系定位别人手机号位置,单次收费超千元。

第一批购置的户籍信息、住宿信息4300余条共花费了崔文虎2000元,单价每条不到0.5元,当他转手卖出这批信息时,加上的差价则为5000余元,每条的售价也不过1元出头。此后,崔文虎多次作案,到案时,他所售卖的信息总数已有上万条之多。

在齐齐哈尔农垦区国民法院2017年的一起裁决中,被告人崔文虎便是一名从上线廉价购买国民个人信息、随后以高价卖出的倒卖信息者。从2015年5月开端,崔文虎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先后倒卖6次公民个人信息,累计获利近10000元。

在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刑事案件中,犯法分子盗取信息的种类、用途不拘一格。汹涌消息(www.thepaper.cn)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搜查到2013年至2018年64起通过QQ、微信倒卖或直接盗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案例中,共有168名被告人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获刑,非法获利者少的上千元,多则达近百万元。

“倒卖者”赚差价:便宜批发,最低单价仅1分钱

2015年国庆节前后,平时以开黑出租为业的陈小龙开始在电脑上交易公民个人信息。陈小龙自己并不获取国民信息的“一手渠道”,一旦有买家通过QQ找到他购买,他就会在专门交易公民信息的QQ群里寻找对应的卖家,并将这名卖家发来的信息样本转发给买家,在卖家的基础上加价三到四百元。

一条个人信息可能卖多少钱?